消化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第一卷434神秘的大祭司rueoheh5 [复制链接]

1#
白癜风一对一治疗

第一卷


    434


    神秘的大祭司


434


    神秘的大祭司而美杜莎很有可能在从通道***来的时候与巢父有过交汇,所以才知道巢父的消息。可是为什么美杜莎知道自己与巢父有关系,并且用这个作为引子让姜风来救她?这一点姜风有点想不通。但姜风隐隐中感觉则其中应该有着某种辛密即使自己问了对方也不一定会说,于是退而求其次想要证实一下心中的疑『惑』。“一半诞生,一半转世。”美杜莎的神『色』在姜风问出这个问题中没有丝毫的波动,似乎早就知道姜风会问出这个问题一样。“为什么不带走它?”两人沉默半响,姜风松开美杜莎转身向着远处走去,美杜莎慢慢的跟在姜风的身后,蟒袍的下摆在美杜莎的身后拉出长长的一段距离,犹如舞动的蛇身一样,而美杜莎蟒袍下面的修长大腿和悬浮在地面上的玉脚,随着走动在蟒袍下面若隐若现。当夕阳彻底消失在天际,夜幕笼罩大地的时候美杜莎盯着姜风的背影凝视半响开口问道。“那是我的事情?”姜风转过头盯住美杜莎,脸上虽然邪魅的笑容不变,但是双目却『露』出寒光,那个它似乎是姜风心中的一处逆鳞,虽然姜风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见到那个龙头就会失控,为何自己心中会有满腹的愤然和那种无法割舍的感情,可是姜风却没有去回想什么。因为他的心底深入一直有一个声音让他不要去回想什么,只要向前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行,这个声音像是从遥远的过去传来,又像是对未来预感的一种警告。所以姜风不想去碰触殷红『色』能量中所带来的尘封记忆,并且自己不想去碰触,也不想被人去碰触。“我想做兽皇。”对于姜风满目的寒光,美杜莎犹如没有看到一般,清冷的目光看着阴沉着脸『色』的姜风开口说道。“那是你的事情。”姜风瞪了美杜莎一眼,姜风承认是个男人就会对美杜莎有些少儿不宜的想法,而姜风自然是个男人。但是无论是两个人的身份,还是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没有一样达到能够帮助美杜莎去争取兽皇位置的深度,再说兽皇,那是谁想当就能够当得上的?“我知道一些你来爱琴大陆的想法。不过如果我告诉你算你统一了整个爱琴大陆,如果最后神权和现在的人爆发战争,你依然不能自保自己的种族你相信吗?”不管姜风目光中的不屑美杜莎继续说道。“哦?”姜风好奇的看着美杜莎,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你知道空间分成这个等级吗?”美杜莎问道,姜风闻言摇了摇头等待着下文:“无数异度空间被划分为低级、中级、高级和终极四个类别,而爱琴大陆这个空间只是无数终极空间中的一个,你认为就算整个爱琴大陆都被你统一了,如果其他中级空间依然支持神权,你最后真的能以一当百取得最后的胜利和种族的延续?”“中级空间,高级空间!”姜风眉头紧皱起来咀嚼着美杜莎的话,然后神『色』一变盯着美杜莎。“你想的没错,空间之间是有着相互连通的通道的,比不就是从其他空间来到这里的吗?既然你能来爱琴大陆上的人自然也能出去,爱琴大陆上最高强者的实力只能达到圣级,如果想要突破在自己实力达到圣级巅峰的时候这些强者就要离开,去高级空间中寻找突破圣级进入神级的契机,而如果想要从普通的神级强者变成真正的主神,出了需要寻找到适合自己的神祗之外,还需要去无数异度空间的最中间,那个唯一一个终极空间之内,只有在哪里的强者才有这突破神级进入主神级的可能。就算你统一了爱琴大陆那么你能依仗的最厉害的强者也只能是圣级巅峰,也只有爱琴大陆上这么多种族做你的后盾。但是爱琴大陆虽大,可这些种族在神的眼里却是可有可无的蝼蚁,你认为蝼蚁可以与满是天神的高级空间,甚至是拥有主神的终极空间对抗吗?”美杜莎看着姜风眼中『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或许你说的都是正确的,在神的眼中爱琴大陆真的不算什么。可是以我现在的基础别说统一爱琴大陆,就算掌控周边的一些小国都是痴心妄想。你认为以我现在这个连爬都还不是很稳定的基础,去跑到高级空间或者终极空间中去奔跑,现实吗?并且贸然的进入一个陌生的空间之中的束缚和危险我可是一清二楚,我可不想好高骛远,最后连自己是怎么消失的都不知道。”姜风耸了耸肩『露』出一个我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的表情。“现在让你去高级空间的确不现实,不过只要我做了兽族的兽皇,你就有了去高级空间的资格。”“嗯?”姜风看着美杜莎一脸的疑『惑』。“爱琴大陆上实力最强的人只是圣级巅峰,而我的蛇皇血脉虽然还没有完全觉醒传承,但是依然是个圣级初期的强者。他们封印我都费了很大的力气,为何他们却有信心能够控制我,从而控制整个蛇人族?”美杜莎看到姜风的疑『惑』反问一声。“你是说,他们想要把你送到高级空间中请人控制你,然后再把你带回来控制蛇人族?”姜风眼中闪过一丝的明亮。“除了这个可能,就算火翼势力的全部升级高手全部出手,他们也只能暂时封印我,连杀死我都没有可能,更别说想要控制我,让我乖乖的任由他们摆布了。”美杜莎清冷高傲的脸上『露』出傲然的神『色』,虽然只是一个没有觉醒的蛇皇,但是皇者高傲的血脉,却让她时刻高昂着自己的头颅。“哦,原来是这样。”姜风嘴角上挑一下『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一副虽然无味的神情转身准备离开。美杜莎所说的信息的确是姜风所不知道的,对于其他异度空间姜风也充满了好奇,尤其是美杜莎嘴中所说的高级空间和那唯一一个高级空间,更是让姜风有种去看一看的冲动。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冲动,就像刚才姜风所说的那样现在姜风的基础连爬都一些爬不稳,去那些高级空间除了找虐似乎没有其他目的了。“爱琴大陆上有五条通往高级空间的通道。没十年五条通道会一起打开,五大帝国的皇室会带着货物派遣使者进入高级空间去朝贡,带回一些爱琴大陆上稀缺的武技或者功法,以及一些神兵利器和没有的珍贵的东西,继续稳固自己的通知。明年春季就是通道打开朝贡的时候,每十年的朝贡出了上供和交换之外,皇室手中有三个向高级空间主管爱琴大陆空间的大家族推荐三个进入高级空间学习和修炼的外门弟子名额。这些在高级空间中修炼的人,才是五大帝国皇室统治疆土的主宰力量,狮子族已经连续一百年所推荐的人选都没有被选中了。所以现在的南蛮国才会如此的积弱,但为了稳固自己的皇位,兽皇依然只从狮子族中选择子嗣推荐,其他种族却没有任何参选的机会。圣庙大祭司让你去圣庙的原因,就是想让和你在一起那个觉醒的独眼巨人成为南蛮国所推荐三人中的一个,不过兽皇却一直在犹豫,所以一直拖延着大祭司的邀请。不过这一次独眼巨人的觉醒太过于轰动,兽族已经有数千年没有独眼巨人的觉醒了,所以兽皇才迫于压力让你带着独眼巨人前来。如果我掌管南蛮国,那么每十年推荐三个名额的人选可以全部交给你选择五百年。”看到姜风对自己所说的话没有追问下去的兴趣,美杜莎眉头皱了一下,声音依然高高再上,和姜风说话似乎语气中有点施舍的味道。“哦!三个推荐名额,而且是去高级空间可以修炼成神级强者的地方去生活修炼,恩,的确不错。不过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如果能够把你推上兽皇的位置,我为什么不着急做兽皇,那么三个名额是我的,整个南蛮国也是我的。我似乎和你的关系到不了把一个帝国拱?”姜风皱着眉头看了美杜莎一眼脸上有些不悦,对于美杜莎这种骨子里高傲,就算现在虎落平阳依然自我感觉良好的『性』格姜风真的有点无语,似乎天生就感觉所有人都要顺从她,她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就算和别人辩解,或者说对别人有所请求依然感觉自己能和姜风说话多算抬举姜风了,至于自己现在的处境一点都不去正视。“第一你不是兽族,所以你不可能成为兽皇,第二、就算你想让那个觉醒的独眼巨人当兽皇,但是那个独眼巨人毕竟只是孤单一人,就算有着巨人族的支持也仅仅是有做兽皇的可能,而且巨人族似乎也没有表面看的那么团结。第三,就算那个觉醒的独眼巨人真的做了兽皇,但是整个南蛮国有着数以亿计的子民,你认为只凭你们那一小撮人能够管理过来整个南蛮帝国吗?没有强大的实力作为后盾,就算觉醒的独眼巨人可以登上皇位,但是你能够确定你们能够长久的统治者南蛮帝国?”美杜莎看着姜风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光说我不行,那你又有什么资格成为兽皇,别忘了你现在的血脉还没有完全的觉醒,就算统一蛇人族都好遥遥无期,并且还要躲避火翼的抓捕,这样的你有资格去做兽皇。火翼,对了!你说明年春季通道就会打开,五大帝国会向高级空间中的势力进贡,那么火翼抓这么多的蛇女,也是进贡的货物之一?”说道火翼姜风脑袋中突然冒出这个想法来,于是问道。“进贡的货物***了矿石,魔晶、晶核、晶石、各种皮『毛』或者魔兽之外,奴隶自然也是进贡货物中的一种,你不要看蛇人族被抓住了这么多的蛇女,其他种族也都和蛇人差不多,尤其是是巨人族,连比蒙都有猎捕团敢抓捕,其他兽族还用说?”美杜莎脸上『露』出一丝的冷笑。“比蒙都被抓了当进贡奴隶?”姜风眼睛瞪了一下『露』出一丝的愕然,然后倒吸一口冷气。“奴隶中只有兽族没有人类?”“怎么会没有,兽族天神体魄强悍,修炼武技尚可,但是却无法学习魔法和术法,并且一些工作人类比兽族有着优势,比如说耕种和研制魔法道具。再说人类中的美女似乎也不少。”美杜莎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神『色』,似乎在耻笑姜风掩耳盗铃,自己在这边大义的拯救蛇女,而人类那边却也遭受着其他种族的***。“抓就抓呗,和我有什么关系。”姜风撇了撇嘴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但是姜风的心里却有点不舒服。姜风终于知道了为什么火翼的人敢使用传送阵,敢内外勾结的那几个蛇村中的蛇女一打尽,原来这种抓捕奴隶的情况,是在帝国高层默许的范围之内,想到这里姜风心中不知为何涌现出一股愤然,虽然种族不同。但是同生活在爱琴大陆上的各族可以算的上的一家人,这一大家子人种竟然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抓自己的家人当做奴隶,去讨好高级空间中的实力,这种吃里爬外的家贼是姜风最不耻的。不过虽然心中愤怒,到姜风脸上去没有流『露』出来一丝,但就算不流『露』目光清冷,虽然清澈纯洁但是却没一眼就像能够看透姜风内心想法的美杜莎看不出来?“高级空间中拥有很多的机会,甚至还有和你使用的魔法差不多的科技一族,在哪里如果你能够寻找到足够的盟友,那么你的种族在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中才能得到延续。如果你答应帮我登上兽皇之位,我还可以把我的***给你,那样你会获得蛇神的恩赐,拥有肢体重生的能力。并且以后的南蛮国由你掌管。”虽然知道姜风内心中的想法,但是姜风的愤怒和美杜莎想要的东西没有任何关系,所以看到姜风无所谓,美杜莎语气有些微变的说道。“科技一族,蛇神的恩赐?”姜风皱着眉头看着美杜莎,美杜莎脸『色』丝毫不变看着姜风,尤其是说道自己***的时候这个木美人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羞涩,就像是在诉说一项平平常常的交易一样,这让姜风原本怦然心动的心瞬间浇了一盆凉水。美杜莎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让姜风蠢蠢*欲动,尤其是是那一脸冰冷的骄傲,让姜风有种把她按在自己胯下***的冲动。可是当感觉到这种征服是对方换取某种利益的交易的时候,姜风瞬间提不起丝毫的『性』*趣,并且看美杜莎娇媚的脸庞是隐隐有种厌恶的感觉。“只要兽皇的位置,不要南蛮国,为什么?”“身为五大帝国之一的皇室,拥有可以向高级空间在交换中选择自己想要的交换物品的权利。现在的兽皇是狮子族,交换的时候他所要的东西就是战神的力量,我的血脉太过稀薄,爱琴大陆上没有让我感觉到一丝高贵蛇神血脉的气息,所以登上兽皇的位置之后,我选择的物品将是与蛇神血脉有关的东西,甚至只要付出足够的筹码,获得一滴蛇神的精血也不是没可能。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快速的恢复,超越其他苏醒的人进入神级,最后很有可能进入主神级。”美杜莎平淡的说道,这种平淡没有丝毫对于实力渴望的痴狂,没有对主神位置垂涎的火热。但是看到美杜莎这种要死不活有点『性』冷淡的样子,姜风感觉美丽有点令人窒息的美杜莎看上去,还没有有那些市侩的人看起来顺眼。“掌管南蛮国,如果我自己想要我会去拼搏,蛇神的恩赐,很了不起吗?”姜风对美杜莎再也提不起任何的兴趣,就算是原本心中的暴虐和邪魅印象姜风不能自持的殷红『色』能量,此时也变得平静起来,似乎对方赤*『裸』*『裸』的交易让姜风心中的暴虐和邪恶都失去了得到美杜莎身体的欲*望。“要怎样你才肯帮我?”看到姜风不为所动,美杜莎眉宇之间出现了一丝的恼怒,丹凤眼中吐出寒光。“怎么样我都不会帮你,既然你把自己的身体看的那么淡,只要能够帮到你的都可以想干嘛干嘛,你为什么来找我。我除了有个觉醒的独眼巨人之外,似乎和兽族没有任何的关系,觉醒的独眼巨人登上兽皇位置的可能也微乎其微,你要是真的这么不在乎自己,可以去找火翼的人嘛。火翼不是就几个圣级高手吗?如果你把他们伺候舒服了,帮助你和兽皇对抗,还不是吹吹枕边风的事情。是在不行你可以让他们把你送到高级空间中去嘛,你想要的不是有关蛇神的血『液』和一些助你成长的东西吗?你的样子长的又不难看,在学习一些讨好男人的技巧,在高级空间中绑到一个实力不错的男人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没有,为什么和我在这里扯来扯去。”姜风嘴角『露』出鄙夷的笑容,看向美杜莎的目光犹如是在看一具行尸走肉一样。“你什么意思,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姜风的话终于让一脸冷漠的美杜莎双目中燃烧起了怒火,姜风瞬间又被一股汗『毛』竖立的危险所包围。“没把你当成什么,用自己的身体往上爬嘛,我又不是没见过。”姜风冷笑一声,扭头离开。上一世华夏的官场和商场中拿老婆公关的大有人在,更比说在那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那些宁坐在宝马车里哭泣,也不坐在自行车后面微笑的女人了。做婊*子还要立贞洁牌坊,在那个时代真的是处处都是,用自己的身体换奢侈品,换金钱,甚至换游戏装备的都有,美杜莎只是和她们想要的东西不同,但是却殊途同归,想要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又不想努力,历尽艰辛之后才看大彩虹,那只好看看自己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的时候能值几斤几两了。“哼!我真的不知道大祭司为什么选你作为战神的使者。”看到姜风转身离开,美杜莎眸子中寒光更胜,蟒袍在不断的舞动起来,犹如一条美艳的毒蛇。“什么意思?”扭头想要离开的姜风,身体转到一半,又转了回来,盯着美杜莎一字一顿的问道。“大祭司出了想要觉醒的独眼巨人进入这次推荐名单中之外,还想向兽族宣布就是兽族使者的身份,虽然使者不能成为兽皇,但是却有着选择兽皇的权利,又或者说等现在大祭司死了之后,你的使者身份就会再升以及,变成守护圣庙守护兽族皇室的大祭司。现在兽皇已经年老力衰,已经向圣庙发出了新皇即位的请求,希望圣庙在他的几个皇子中选择下一任的兽皇。不想让你过来觐见大祭司,除了不想让出三个推荐名额中的一个之外,也不希望你在新皇登基前你会成为战神的使者,以至于影响大大祭司对皇储的选择。”“战神的使者,大祭司的继承人?”姜风心中一突,虽然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眼底却闪出一丝古怪的目光。自己第一次去兽族空间的时候,兽族空间中的萨满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地位,把姜风说成了进来拯救兽族的战神使者。而姜风也利用这个使者十分干过不少的事情,比如说在地下世界中把战神坐骑的坟墓给挖了,前不久恶龙赌城和海瑟商会发生的战斗,从兽族空间转移过来的兽人也是主力军。现在美杜莎竟然说爱琴大陆上整个兽族信奉和崇拜的兽族圣庙中的大祭司,竟然也说自己是战神的使者,并且让自己以后继任大祭司之位守护兽族,姜风心中瞬间升起一股怪怪的感觉。“我也不知道大祭司为什么选择你,不过几千年没有觉醒的独眼巨人竟然在你面前举行,并且和你有着深厚的感情。即使你是人类只要大祭司支持你,觉醒的独眼巨人支持你,兽人各族似乎也没有质疑你的可能。但是如果你在冬季之前进入圣庙见到大祭司,我想兽皇肯定会不高兴,虽然从维摩斯行省做传送阵五兽族的皇都最多使用半天的时间,但一旦你出现在狮皇城,兽皇在没有完全信任你之前,肯定会想办法留住你,不让你去圣庙。也很有可能让你就此消失,哦对了!知道你和巢父的事情就是大祭司告诉我的,他说如果我遇到危险,把我知道巢父信息的消息放出去之后会有人来救我的,并且告诉那个救我的人,他在找他,而且他说等你到圣庙之后有份礼物要送给你。”看到姜风的神『色』有些不自然,美杜莎脸『色』不变的说道。“他也是一位智者?”姜风皱着眉头向着美杜莎问道,自从知道现在南蛮国的兽皇对自己不是很待见之后,姜风原本就想着要不要回去算了,回到恶龙赌城之后选择一个方向继续游离,尽快的熟悉爱琴大陆,然后建立起自己的关系,为未来即将发生的战争做准备,并且在见到那颗龙头,以及救出美杜莎之后,姜风打退堂鼓的心里尤为的强烈,要不是附近没有什么传送阵,自己又要躲避火翼的追捕,姜风现在就恨不得冲进维摩斯城然后带着乌琦离开。可是美杜莎竟然说自她知道自己和巢父的关系竟然是大祭司告诉他的,并且从对方的话语间表『露』的意思不难猜出,对方似乎知道姜风会打退堂鼓,于是让美杜莎被救出之后说这一段话,并且告诉姜风他在等待自己。当然这一切有可能是美杜莎在骗自己,想把自己骗到圣庙,并且利用兽皇不想在这个时候大祭司的选择受到外力的影响,制造姜风和兽皇的不和,从而『逼』迫姜风向着她靠近。不过无论是是不是利用,姜风刚才疑『惑』美杜莎为何会让自己一个外人帮她得到兽皇的位子,现在姜风清楚了。美杜莎虽然在这件事情中抱着利用自己的目的,但是所说的话应该没错,不然姜风根本没有让对方利用的理由,而且一直高傲着的美杜莎,在说道圣庙中的那个大祭司的时候竟然眼底闪过一道忌惮的神『色』,没错不说其他兽人谈到大祭司的崇拜和敬仰,而是忌惮。虽然这丝忌惮只是一闪而逝,并且对方掩饰的很好,但是还是被姜风发现了。所以对美杜莎的话信了三分,并且抛去其他事情不谈,单单是美杜莎这丝闪过的忌惮就让姜风有了想要渐渐这个大祭司的念头。而这种被人预料自己的行事的感觉,姜风只在巢父身上感受到过,那种感觉就像一个看透世间一切睿智的智者,世间一切行事在他眼中似乎都曾上演过一边一样,有点像是那种可以预知未来的预言者。“不知道,不过大祭司是一个圣级巅峰的强者,也是唯一一个到达圣级巅峰没有离开爱琴大陆留在南蛮国守护者兽族的强者,不然一把多年兽族推荐的人没有被选中,在高级空间势力中的影响力已经低到了极点,在机上不能从这些推荐的人身上得到额外的东西。要不是有大祭司在其他四大帝国早就把南蛮国给瓜分了。”“我会带着乌琦去见大祭司,但是你的事情我不会说。不过出于礼貌,对你你告诉我这些东西我要说声谢谢。”姜风皱着眉头思索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心中对美杜莎的厌恶虽然并没有减少,但也不会像刚才那样有种离对方远远的冲动。“带我回维摩斯行省,吸收完巴蒙的血脉之后,就算其他蛇人依然无法感觉到我体内是蛇皇的血脉,但兽皇却知道,同样流着蛇皇血脉的皇者之间有着某种感应,兽族中每一族中只要有皇者血脉的觉醒,就有角逐兽皇位置的资格,这种资格是兽族的铁律,任何人都不能改变。并且拥有皇者血脉的人可以不经兽皇的允许进入圣庙朝拜,到时候你带着我去狮皇城,兽皇就算想要为难你也会有所顾忌的。”看着姜风要离开美杜莎在姜风背后喊道。“你也说了皇者血脉之间有着感应,而除了拥有皇者血脉的人之外,就算是蛇人对你的血脉感应也不是很清晰,如果刚才你说的都是事实,兽皇为了自己继承人的问题而忤逆圣庙大祭司的意思的话,那就证明这个兽皇对这个皇位传给谁十分的在意。如果我是你在自己的皇者血脉没有被同族人感受到之前,距离拥有皇者血脉的兽皇越远越好,兽族的铁律,毕竟允许朝拜圣庙的资格,这一切真的是一成不变的吗?”姜风看着美杜莎,嘴角扬起一个讥讽的笑容。自古以来皇家的无情在所占的历史笔墨,一点都不必那些时代伟人少上多少,对自己人都已经无情了,对于外人真的还会按照规矩办事吗?“你在担心我?”看着姜风脸上讥讽的笑容美杜莎并没有生气,睁大了丹凤眼看着姜风,然后冷傲的娇容上闪过一丝的笑容,这丝笑容让原本对美杜莎已经有些厌恶或者已经对她无欲的姜风心中一『荡』。“不要那么的自以为是,这个世界上没人欠你什么,也没有那么多做好事不求回报的活雷锋。”姜风咧开嘴唇『露』出雪白的牙齿,雪白的牙齿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着阴冷的光芒,就像是『露』出獠牙的凶兽一般。“活雷锋,那是什么?”看到姜风停下美杜莎款款的走了过来,蟒袍在身后舞动犹如一条扭动的水蛇,来到姜风的面前,美杜莎伸出双臂『露』出莲藕般的手臂搂住姜风的脖子,然后趴在姜风肩膀之上,身体向着姜风的怀里蹭了蹭,然后犹如失去了重量一样挂在了姜风的脖子上:“我身体中的封印还没有解开。”“那是一个让许多时代都敬仰的榜样,有着无穷的榜样力量。”姜风撇了撇嘴说道:“我已经把你从溶洞中救了出来,完成了对巴蒙的承诺。至于你身体中的封印,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姜风的手臂却情不自禁的搂住了美杜莎的水蛇腰。虽然对美杜莎提不起什么欲*望,但是犹如如此美得让人窒息的没人投簧送抱,而且虽然做出这种暧昧的动作,但是脸上的神『色』依然冰冷孤傲,犹如一个木美人一般,让姜风心中总之充满了一种邪恶的趣味。搂住美杜莎的细腰,姜风双臂用力把美杜莎抱了起来,而美杜莎的双腿茫茫的上移,然后盘在了姜风的腰间,就像是缠住姜风的一条香艳的毒蛇一般。姜风抱着美杜莎,两个人悄无声息的渐渐的消失在森林之中。而此时距离姜风单月一百里的溶洞之中,突然喧闹起来,无论是被关押的蛇女还是美女蛇,把守的护卫和充当老鸨的放『荡』『妇』人,全都身体颤抖,额头的汗珠啪嗒啪嗒的地在地面之上,却一直的蜷缩在地上,嗓子中发出咯.....咯.....的声音青儿喊不出声音。一道道让所有人充满恐惧的强大气息,带着愤怒,带着杀机一遍遍的在整个溶洞中扫视着,似乎想要把溶洞中的每一块石头都碾成粉末来检查。“那边没事,但是她丢了。”此时在溶洞最上层的石室之中,一个老者也低着头不断的冒着冷汗,对着穿上盘坐的一个头发花白,肌肤犹如干枯的树皮,面『色』枯槁,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和鬓角垂在盘坐的腿上,双眼紧闭的老人说道。“发现了什么没有?”盘坐在床上的老人慢慢的张开眼,显得十分的吃力,满脸的皱纹被撑开了两条细缝,一双浑浊的眼球出现在细缝之中,就像是一个步入暮年有些痴呆的老人目光一眼,单单的看了低头的老者一眼,而这个老者正是几天前姜风从溶洞中就走青儿之后,从溶洞顶层的石室中飞出来,底下下的人唯唯诺诺的六长老,不过往日威风凛凛的六长老,在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面前却连大气都不敢穿一下。“房间中的房顶被人打开了一道缺口,但是上面的封印魔法阵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并且封印外面的防御魔法阵也没有丝毫的异样,我留在封印上面的神识也没有收到任何警示的信息。”虽然面前的这个老人就像是下一刻就要断气了一样。可是六长老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恭敬,甚至刚晋升到圣级初期的修为,都因为六长老的恐惧而出现了动摇的迹象,虽然着只是一种微弱的感觉,但是却吓得六长老肝胆欲裂,双腿打颤连自己枯瘦的身体重量都无法支撑。“罢了,抓她只是想多一个选择,明年春季通向上层空间的通道就会打开,把所有货物都准备好,这一次在出现任何的差错.....嗯....”老人浑浊的目光在六长老身体上转悠了一圈,然后似乎很吃力撑开的皱纹中的两条细缝又慢慢的合上,房间中瞬间回『荡』着起六长老的心跳声,然后六张来原本吓得惨白的脸『色』随着剧烈的心跳不断的涨红,逐渐的六长老的面『色』扭曲起来就像是在承受着什么痛苦一样,但是却因为忌惮什么这种痛苦让六长老从嗓子中喊叫出来的勇气都没有,最后一口鲜血从六长老的口中喷了出来,但是在喷出血『液』的瞬间,忍受着巨大痛苦的六长老,不顾自己身上的痛楚,猛然的向前移动一下,把碰触的鲜血全都用自己的衣服接了下来,没有外洒一滴。“我一定竭尽所能,让主人的货物不再出任何意外。”接下自己喷出的鲜血之后,六长老赶紧表态。发现笼罩在自己身上那股让六长老颤抖的气息慢慢消失之后,六张来不顾剧痛引起的筋脉和肌肉的痉挛,弯着腰低着头恭敬的退了出去。“是谁带走了她?下面的那颗东西好像也出现了一丝的异动,那个进来的人到底是谁,难道会是他?”六长老离开之后,闭上眼睛的老人再次睁开双眼,不过此时眼眶之中不在是浑浊的眼球,而是一双火红的眸子,两颗眼球伸出三尺长的火红『色』精光扭头看向南蛮国皇都狮皇城的方向,更准确的来说是看向狮皇城后山之中那座兽人视作圣地的地方——圣庙。此时圣庙之中的一间屋舍之中,一个馒头引发的老者正在看着面前的棋盘,老者的身体十分的佝偻,就像一个矮小的矮人,一只渐渐的独角在老者的额头前吐出,老者的皮肤也十分的干枯,独角也就像是一块没有任何水分的干裂石头一样,而如果姜风现在出现在这里看到这幅棋盘的话,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因为现在这个棋盘上的布局,和姜风进入美杜莎封印地方的石室中,美杜莎所下的棋局一模一样,不过仔细看的话却能够发现出一丝不同来,这丝不同是在姜风抱着美杜莎离开之后,美杜莎落了一枚黑子下去,姜风那个时候已经转身,没有看到美杜莎落了黑子之后,白子没有随即在棋盘上出现,而是在姜风带着美杜莎从石室中离开之后,棋盘上才多了一枚白子,除了这枚白子之外,其棋盘上面所有的棋子都与石室中美杜莎下的那盘棋一模一样,不过在白子落下之后,棋盘也随着姜风带着美杜莎的离开,一起消失在了石室之中。而此时这个老者手里拿着一枚白子看着棋盘,似乎在等待着黑子的落下,就在老者呆呆的看着棋盘的时候,原本沟路低着的头似乎有所察觉的慢慢的抬起,然后望向溶洞的方向,两个人的目光似乎相隔万里碰撞在一起。style7();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